原标题:三大运营商VoLTE发展如何? 中国电信该业务试商用传出明确时间点

飞象网讯7月24日消息,未来,OTT语音的比例或许会越来越高,尤其在长途话音领域,但在相当长时间内电信运营商的语音业务仍是主流。

近日,某门户网站刊发了一篇文章,指出在VoLTE网络测试中,通话期间确实可以同时上网,但浏览网页速度较慢,打开视频几乎不太可能,“犹如回到3G时代”。该网站说,外界也对VoLTE声讨不断,认为其是运营商的鸡肋业务。

运营商世界网 关砾/文

近日湖南移动拨通了到湖南电信的第一个IMS网间通话。这标志着湖南移动和湖南电信之间VoLTE有了互通的可能,如果三大运营商之间的VoLTE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实现互通,那么VoLTE才能顺利推行下去,进而促进2G、3G用户转4G。

通信领域竞争激烈,新技术、新业务的部署总会遭到业界的审视,尤其是VoLTE这类具有革命性的技术,被讨论、被质疑也属理所应当。只是在VoLTE甫商用就迎头痛批“VoLTE业务质量堪忧”,并借业内人士之口说“VoLTE并非市场用户需求所致”,给“一万点暴击”,对运营商是否有失公允?

众所周知,5G和物联网无疑是业内最期待风口了,如今运营商都在加快建设,但是VoLTE等业务鲜少被提及。不过,近日有消息称中国电信将于10月1日起在全国范围内试商用VoLTE,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也让人产生好奇,现在三大运营商发展VoLTE都到什么程度了?

图片 1

图片 2

据了解,VoLTE是指在4G网络下的高清音视频通话。它带给4G用户最直接的感受就是接通等待时间更短,以及更高质量、更自然的语音视频通话效果。VoLTE相较于2G、3G语音通话,语音质量能提高40%左右,还能为用户带来更低的接入时延。

首个IMS网间通话拨出

全球运营商将陆续商用

资料显示,中国电信近年来一直积极布局VoLTE发展。今年4月份,在中国SDN/NFV大会上,中国电信透露2018年会在全国分6个节点部署vIMS网络,将可满足2018年底全网3100万VoLTE用户使用需求。另外,还有消息称中国电信的VoLTE友好用户测试已经进行好长时间了,不过多限于少数用户群体及内部职工。

我们知道,相较2G、3G语音通话,VoLTE语音质量能提高40%左右;接入时延比3G降50%,大概在2秒左右,而2G时代在6-7秒;2G、3G下,掉线时有发生,但VoLTE的掉线率接近于零。

该网站称,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中国移动推VoLTE,是因为从4G回落2G连接太慢,且双网双待终端成本又高,导致建设和维护2G\4G网络成本身高,所以不得已才推VoLTE,并非市场用户需求所致。

运营商世界网获悉,对于运营商而言,部署VoLTE意味着开启向移动宽带语音演进之路。从长远来看,这将提升运营商的无线频谱利用率、降低网络成本,同时还可以提升用户体验,VoLTE的体验明显优于传统CS语音。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通话双方的手机必须支持VoLTE,并且在移动网络界面开启该服务,这样在通话的过程中就可以进行视频和语音转换,并且通话中不会导致4G网络掉线。

这一观点值得商榷。首先,不是只有中国移动一家运营商推动VoLTE,中国联通、中国电信也将VoLTE作为重要的网络建设目标,从全球范围来看,GSMA的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中,全球有超过70家运营商部署了VoLTE网络,且在部分国家运营商终端、业务生态已经较为成熟,这些运营商并非“不得已才推VoLTE”。

VoLTE布局既然有如此重要的意义,另外两大运营商,中国移动和中国联通自然不会轻易错过。

而VoLTE和5G时代移动语音解决方案VoNR都是建立在IMS网络架构之上,需要IMS的支持。

其次,在移动运营商致力于提供越来越快的上网速率、提升网络容量的大环境下,4G网络替代2G/3G网络是大趋势。Ovum消费者服务首席分析师CraigSkinner指出,若没有VoLTE,运营商就不得不继续对现有的2G/3G网络投入,以支持语音和短信业务。部署了VoLTE,运营商和用户可享受到的益处不仅有成本降低、还有语音通话质量提升,包括未来可增加更多的通话功能。

网上有消息称,中国移动是最早布局VoLTE,同时也是取得的成效比较大的一家。截止2017年12月,中国移动全网VoLTE用户数已超过2.5亿,VoLTE用户在4G的占比为30.9%。支持VoLTE终端已达600余款,芯片平台已达到29款。而且,中国移动的VoLTE采用纯IPv6接入。

所谓IMS,即IP多媒体子系统技术,是在基于IP的网络上支持多种接入和丰富的多媒体业务,成为全IP时代的核心网标准架构。经历了过去几年的发展成熟后,如今IMS已经跨越裂谷,成为固定话音领域VoBB、PSTN网改的主流选择,而且也被3GPP、GSMA确定为移动语音的标准架构。

这说明,VoLTE本身就是运营商提升市场竞争力的有效手段。同时,运营商近年来面临OTT的强力冲击,微信等移动互联网社交工具逐步取代了短信功能,甚至对语音业务也构成了严重威胁。VoLTE能带来语音质量的大幅提升,且随着高清视频通话等业务逐步推出,长远来看将有广泛的业务需求和业务创新,将是运营商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与OTT竞合的“独门武器”,意义不可谓不重大。

事实上,早在2016年初,河南联通VoLTE已经试商用,成为中国联通所有试点中首个完成全部测试的省份;2017年中国联通与爱立信、高通三方联合宣布在全球范围首次成功实现基于eMTC
VoLTE功能的应用演示;在“2018年中国联通合作伙伴大会暨通信信息终端交易会”上,中国联通表示VoLTE将会在今年第四季度具备网络能力。

今年初,工信部印发《IMS网络互联互通试点实施方案》:此次IMS网络互联互通试点省份为湖南省和四川省;试点业务范围包括基本语言业务、补充业务、点对点视频通话、彩铃、电话会议;试点为期一年,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首批参加本次试点,中国联通在条件具备后参加试点。

终端已经先行。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报告,2016年第三季度中国申请进网的手机产品330款,支持VoLTE解决方案258款,款型占比高达89%,同比增长86.8%,环比增长6.8%。VoLTE逐步成为4G手机基本功能配置,而双待双通方案逐步退出市场。

如此看来,三大运营商在VoLTE建设上都取得了一定的成绩。其实,VoLTE的部署会给运营商的业务创新带来更多机遇,可以作为视频通话、融合通信等一系列新业务的撬板。

上周,湖南移动拨通了到湖南电信的第一个IMS网间通话,这标志着湖南省IMS互联互通项目取得阶段性成果。

随着手机和芯片的不断成熟,频率资源不断扩充,部署VoLTE可以拥有更高的通话质量,实现高清保真语音通话;拥有更短的接入时延,从呼叫到振铃的时延感知仅有2s左右;同时还可以拥有更强大的网络容量。Ovum预计,未来五年,绝大多数运营商都会推出VoLTE业务。

运营商世界网(官方微信公众号tel_world)——
TMT行业知名新锐媒体,一家专注通信、互联网、家电、手机、数码的原创资讯网站。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据了解,IMS网间互联互通改造,使IMS业务可以通过IP网络的关口设备进行传送,改造后可支持运营商间的高清语音、视频等业务的互通,将满足通信网络最新的技术要求与业务需要。

中国推进VoLTE不宜棒杀

责任编辑:

下一步,该项目将进入业务测试阶段,待系统上线试运行后,对网络间的通话质量将有较大的提升,网间业务种类将更加丰富,用户通信网络体验也将得到改善。

中国移动是VoLTE业务商用的先锋运营商。根据中国移动总裁李跃公布的数据,到今年年底,中国移动的VoLTE将覆盖超过300个城市,发展用户3000万,推出VoLTE/CA终端达1亿部,实现总量3.3亿部。

VoLTE互通有利于加快2G、3G退网

部署VoLTE的挑战并不小,对IMS网络的依赖、和设备以及其他网络的交互,端到端的网络集成和优化,包括VoLTE部署规模等多方面的挑战等,都不应该被低估。尤其是率先进行VoLTE部署和商用的运营商们,作为第一批吃螃蟹的技术尝鲜者,需要克服和完善一系列的技术不足。

随着5G时代的来临,频谱资源逐渐紧张。美国、澳大利亚、新加坡、泰国等20多个国家和地区在内的运营商已在4G时代就着手关闭了2G网络,但我国迟迟没有关闭2G、3G网络,截至2019年5月,国内4G用户超过12亿,4G渗透率已经很高。

以中国移动为例,不仅联合中兴通讯、华为等设备厂商进行了广泛的技术测试,并在今年3月8日发起“百日会战”,历时100天,总部各单位、各省公司、各合作伙伴累计投入万余人,为完善VoLTE运维体系建设,进行了一场全网VoLTE质量攻坚战,对全国各省份在建的VoLTE网络进行了海量的优化工作。数据显示,“百日会战”期间,中国移动VoLTE开户用户规模增长50倍,取得了较大成功。

但2G、3G退网关键还是语音。如果三大运营商的VoLTE能够在全国实现互通,就能够加速2G、3G用户转4G,这样2G、3G退网速度就快了。值得注意的是5G时代的语音解决方案VoNR相当于VoLTE1.0,都是建立在IMS架构之上。

对于移动宽带网络而言,VoLTE是后续演示不可缺少的技术,不仅能够为运营商提供质量更好的语音业务,同时它基于IP技术,还能带来长期的成本降低,新的收入来源。VoLTE语音更真实、自然,视频也更清晰流畅,未来可支持720P/1080P,结合融合通信业务,在体验层面能够超越现有的大部分OTT应用。

根据GSA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10月底,有86个国家已商用了176个VoLTE网络,且111个国家中的240家运营商正在投资VoLTE网络。

CraigSkinner则指出,运营商不应该期望从VoLTE业务上再赚取额外的利润。但VoLTE业务提供的语音通话质量相比现有的OTT应用更好,后续再结合ViLTE业务以及RCS,将助力运营商有效的和OTT语音及消息应用抗衡,从而提高用户粘性。

我国运营商正在逐步推动VoLTE商用。中国移动VoLTE现已覆盖
29个省份、318个城市和地区,今年3月数据显示中国移动4G
VoLTE客户占比达到了53.4%。

笔者认为,VoLTE还处在起步期,不宜“棒杀”。对当事运营商中国移动而言,“百日会战”只是VoLTE网络优化的一个良好开端,VoLTE网络尽管在起始阶段还存在诸多不足,用户体验还远远不够尽善尽美,但未来前景可以预期。网络建设优化不易,且行且珍惜。

中国电信于2018年11月29日宣布开通VoLTE业务全面试商用,除新疆省及西藏那曲市以外,全国各省市均支持中国电信VoLTE网络。试商用期间,中国电信VoLTE高清语音和视频通话均纳入用户现有资费产品,按普通通话资费标准计收。未来,电信VoLTE进入成熟商用期后,VoLTE驻留时间将超98%。终端将不提供VoLTE开关,语音方案全部采用纯VoLTE模式,同时还将推进CDMA
1X的退网。

【编辑推荐】

中国联通2019年4月1日起在北京、天津、上海、郑州、武汉、长沙、广州、济南、杭州、南京、重庆共11个城市先行试商用VoLTE,6月1日起全国试商用。试商用期间,中国联通的VoLTE业务按时长计费,与现有语音业务收费标准一致,免收VoLTE业务产生的流量计费。只要持有支持中国联通VoLTE终端的4G用户即可使用该功能。功能开通后,手机上将显示“VoLTE”或“HD”图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