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地震、核泄漏的更多问题,向【果壳问答】提问

3月16日,星期三

  • 福岛第一核电站

1号机组

(早先情况)12日确认反应堆堆芯燃料开始熔化,工作人员释放容器内蒸汽并灌入海水冷却。12日下午发生氢气爆炸,但反应堆容器本身并未损坏。目前正在持续注入海水降温。据推测,截至15日下午3点半,1号机组有70%的反应堆燃料受损。

2号机组

(早先情况)14日冷却系统失灵,工作人员开始灌入海水冷却,但水位下降迅速,燃料棒一度完全露出水面,同时伴随周边辐射量上升,推测堆芯已经部分熔毁。15日上午发生爆炸,爆炸使反应堆中的控制压力容器发生损坏。目前正在持续注入海水降温。据推测,截至15日下午3点半,2号机组有33%的反应堆燃料受损。

15日,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称,福岛第一核电站2号机组的反应堆主保护壳可能已受到爆炸的影响而破裂。

16日上午,核电站正门附近的辐射量急剧上升,中午12时曾达到10毫西弗/小时,据估计辐射主要来自压力控制室发生损坏的2号机组。

受辐射量上升的影响,东京电力公司于上午10点40分将所有工作人员撤离到安全场所。之后辐射量一度有所下降,上午11点半,工作人员再次返回核电站投入工作。

3号机组

(早先情况)13日冷却系统失灵,工作人员先注入淡水,不久改为注入海水。14日发生氢气爆炸,反应堆所在建筑遭到损坏,堆芯燃料部分熔毁,但反应堆容器损坏的可能性较小。15日机组附近辐射量曾高达400毫西弗/小时。目前正在持续注入海水降温。

16日上午10点,第一核电站上空冒出白烟,后确定白烟来自3号反应堆。之后东京电力公司表示白烟是水蒸汽的可能性比较大,可能来自3号反应堆乏燃料储存水池,但由于辐射强度太高而无法对烟雾进行检测。3号反应堆乏燃料储存池当中有514根乏燃料棒,目前这些燃料无法得到水冷。

日本自卫队原本计划派出直升机飞往3号反应堆上空,进行空中放水降温。此行动因暴风雪等因素一度推迟。后天气好转,一架大型运输直升机携带洒水装置,飞往核电站上空准备对反应堆进行空中放水。但最终由于核电站上空的放射线大大超过规定数值,顾虑伤及自卫队员健康,而放弃了这一计划。

在自卫队放弃空中放水计划后,日本政府要求警察厅派特殊消防车赶往核电站,使用高压水枪从地面实施注水。此行动最早将于当日夜晚开始。

4号机组

(早先情况)在地震发生前已经处于停机状态,反应堆中只有少量乏燃料。15日发生小规模氢气爆炸,乏燃料起火。因辐射严重,无法立刻注水降温,计划未来两到三天中开始注水。

16日清晨5时45分,4号机组再次着火。火灾地点与前日相同。6时15分熄灭。日本官方解释起火原因是由于15日发生的火灾未被完全扑灭所致。

4号反应堆因爆炸和起火,情况变得比其它反应堆更为严重。法国核能安全局(ASN)认为,虽然4号反应堆存放的是已用完废弃的乏燃料,但这些乏燃料仍有余热且极具放射性,而且并不处于钢铁和混凝土组成的保护罩中。一旦熔毁甚至爆炸,将会造成更多放射性物质的泄露。因此,ASN将4号机组的乏燃料池视作此次危机中的“主要威胁”。

而东京电力公司管理人员在回答4号机组乏燃料棒是否会重新进入临界状态(即重启核反应)时表示:“这种可能性不是零。”公司表示,正在考虑启用直升机向4号反应堆喷洒硼酸。硼酸可吸收核反应必需的中子,阻止反应继续发生。

关于是否可以对4号机组进行直升机空中放水,东京电力公司称,由于注水孔与废燃料池相距数十米之遥,以及直升机每次载水量有限,通过直升机对4号机组废燃料池喷水“极为困难”,正在考虑通过消防车和其他途径来注水。

5号、6号机组

(早先情况)在地震发生前正在进行维护检修工作,处于停机状态。

16日,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公布,5号机组冷却水水位已经下降,在15日晚间9时,燃料棒已经高出水面2米。目前正在借助6号机组的发电机来调节5号机组的水位。这两个机组的注水工作仍在进行。

16日,观测到这两个机组装有反应堆乏燃料的水池温度轻微上升,分别达到61.1度、59.5度。

  • 核辐射量变化

15日晚上8点40分至50分,在距离福岛第一核电站西北20多公里的区域测得辐射量为220-330微西弗/小时。16日上午,在距离,核电站30至60公里的区域测得辐射量为12.5-25.3微西弗/小时。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16日表示,在距福岛第一核电站20公里以外的居民,目前不会有任何危险。

16日上午10时左右,核电站正门附近核辐射量急剧上升,10点40分达到6400微西弗/小时,工作人员紧急撤离。之后辐射量下降,恢复工作。但在中午12点30分测出了10850微西弗/小时的最高值。下午13点10分下降至2538微西弗/小时。

此外,16日证实,15日凌晨在核电站正门附近检出中子射线,强度为0.02微西弗/小时左右,来源不明。此前,在14日发生的3号机组氢气爆炸后也曾检出中子放射。专家认为,中子的产生是核燃料棒或者乏燃料的不可控造成的,所以测出中子射线意味着反应堆里的中子没有被控制棒完全吸收,有逃逸,而逃逸原因又不明;同时意味着密封容器可能有裂缝导致中子逃逸。所以才引起焦虑。

  • 应对

东京电力公司正在建设新输电线,以实现从核电站外部供电,恢复反应堆紧急冷却系统(ECCS)的运作。若成功,则能避免1-3号反应堆核心继续熔毁,达到“冷温停止”状态。此前由于核电站供电系统在海啸中毁坏,一直使用以电源车驱动的灭火水泵向堆内注水,但水泵功率不足,注水困难。

  • 天气变化

15日晚至16日清晨,东北和关东地区大范围降雪,一些地区气温低于零摄氏度。

16日,日本气象局表示,核电站附近当天将刮西北风,将释放的辐射物吹向太平洋方向。下午风速将加强至最高每秒12米。

世界气象组织和国际原子能机构北京区域环境紧急响应中心最新预报结果显示,16日夜间至19日,日本核电站核泄漏产生的放射性污染物在低层先向南再向东扩散,在中、高层先向东再向东北扩散,对我国无影响。

  • 污染扩散

福岛县灾害对策本部表示,16日上午8点,在福岛市内自来水管内的水中检测出了少量的放射性物质,其中铀为每千克水177贝克勒尔(放射性活度的国际单位),铯为每千克水58贝克勒尔。根据日本规定,在发生核辐射的情况下,每千克食物中放射性物质的国家标准为铀300贝克勒尔以下,铯200贝克勒尔以下。

日本文部科学省15日发布的数据显示,当天上午,关东地区以北风为主,位于福岛核电站以南的栃木县、埼玉县、神奈川县、千叶县和东京都各地均检测到超过正常时期10-100倍的辐射量;下午刮起东风,核电站以西的福岛县郡山市检测出的辐射值超过上午的130倍。

由于关东地区检出放射物,部分民众逃离,引发公路堵塞,车票机票都非常难买。

16日上午,在福岛第一核电站3号和4号反应堆事故的影响下,产生大量高浓度核物质。当天,在距离核电站约21公里处的福岛县浪江町附近检测到330微西弗/小时的辐射量,相当于正常情况下的约6600倍。这一地区属于政府要求躲在室内的区域,而非要求撤离的区域。此外,上午11时40分,茨城县北茨城市的核辐射量超过了平时的300倍。远离重灾区的山形县也检测出了15年来的最高核辐射值。

  • 疫情

据日本NHK报道,继13日从若叶区的养鸡场的鸡中检出禽流感病毒,千叶县又在距若叶区4公里的其他养鸡场鸡中检出了新的“H5”型禽流感病毒。这个养鸡场到16日止3天里已死了100只以上的鸡。千叶县为防止感染扩大,已经处理了这个养鸡场的6万2000只鸡,并限制半径10公里以内的养鸡场饲育的鸡和鸡蛋外流。

  • 各国反应

鉴于目前福岛核电站事故的严重性和不确定性,中国驻日本大使馆15日下午发布紧急公告,呼吁在日本地震重灾区的中国公民有序撤离回国。

鉴于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引发的核危机仍在持续,英国外交部当地时间16日建议居住在东京及其以北地区的旅日公民撤离。

俄罗斯外交部表示,计划从18日起开始撤出驻日本使馆的外交人员家属。

泰国15日表示,将派运输机运送救灾物资前往日本,并搭载泰侨返乡。

罗马尼亚外交部发布公报要求罗公民前往驻日大使馆登记,同时呼吁寻找在日亲属的国民向相关部门提供充足信息。

哈萨克斯坦外交部表示,已派出一架专机14日上午搭载多名专业医护人员以及水和食品紧急飞赴东京,当晚搭载69名哈萨克斯坦侨民和17名吉尔吉斯斯坦侨民回国。

此前,法国、美国、瑞士、菲律宾等多国已经向本国在日公民发出预警或派包机撤侨。

  • 国际援助

日本首相菅直人和联合国秘书长潘基文今晚就福岛第一核电站持续的严重局势举行电话会谈,潘基文称会提供全面支援,菅直人则表示会继续和国际社会共同分享事故信息。

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总干事天野之弥16日表示,他最早将于本周四前往日本。

中国政府在前期援助3000万元人民币人道主义救灾物资、派遣救援队赴日开展抢险救援的基础上,根据日本政府的请求,再次提供1万吨汽油、1万吨柴油的紧急无偿援助。

美国原子能安全委员会决定,根据日本政府的请求,派出一个由34位核专家组成的专家团前往日本,协助日本政府处理福岛第一核电站事故。这个专家团已经出发。

美国军方宣布,已派出多台高压水泵驰援日本核电站。

此前美国海军第七舰队在仙台附近进行地震救援活动时,舰载直升机机组人员被检测出受到微量核辐射。舰队暂停活动,并向安全区域撤离。美军直升机原定13日前往救援岩手县陆前高田市的居民,但已经中止了这一行动。美国五角大楼16日发出通知,要求在日本参加救援的美军士兵必须处于距离福岛核电站80公里之外的区域。通知称,除非得到美国防部的特别批准,否则美军不得进入这一范围之内。

俄罗斯紧急救援部派出的第二架救援飞机3月16日飞抵东京,此次派出了25名救援人员。此前,俄罗斯已向日本派出了79名救援人员,还运送了17吨救援物资。

法国电力公司总裁亨利·帕格里奥16日表示,该公司将向运营福岛核电站的日本东京电力公司提供技术援助。

截止16日晚间,共有116个国家和地区向日本提出援助。

《日本核电站危机大事记(11-13日)》

《日本核电站危机大事记(14-15日)》

更新事态发展,请关注本站后续文章。


专业视角解读日本地震、核泄漏,请点击果壳
【地震特辑】

关于地震、核泄漏的更多问题,向【果壳问答】提问

据报道,福岛一号核电站的2号至4号机组,昨日早上都冒出白烟,1至3号机组的反应堆堆芯均出现部分损毁及核心熔毁现象。日本自卫队派出直升机向3号及4号机组注水,希望降低核反应堆的温度,每次可运载7.5吨水,进行了4次注水后返回基地。

至少目前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核泄漏问题似乎已得到控制,虽然日本境内共有54个核反应堆,但是上周四,日本原子力产业协会表示,“其他核电站运行正常,或已安全关闭。”

目前,多国担心日本核危机将最终酿成大型的核灾难。美国核管理委员会主席贾茨科(Gregory
Jaczko)在众院听证会上表示,福岛核电站4号机组乏燃料储存池中的水基本已消耗殆尽。反应堆周围辐射水平“极高”,工作人员可能在很短时间内就遭受“致命辐射”,很难靠近反应堆,也无法采取措施阻止核燃料棒进一步变热。

Resnikoff还表示,无论注入3号反应堆的50吨水是否足够暂时冷却乏燃料储存池,他们都将继续注水作业以避免更大程度的核泄漏。高温这个现象会持续数月,而且高到足以导致放热反应,所以这个问题需要不断予以解决。

福岛县第一核电站周边20公里范围已经疏散,当局将在该县26个地点,为1万名居民检测有否遭到辐射污染。

上周四,直升机和消防车对日本福岛第一核电站的注水作业并不成功,乏燃料储存池和核反应堆内的大量放射性物质尚未得到控制。虽然目前消息尚不明朗,但核专家开始担心,3号和4号反应堆内的核燃料本应进入水循环以降温,但现在恐怕已有部分燃料暴露于储存池内。

法国放射保护和核安全研究所安全官员查尔斯前晚更表示,日本当局只有48小时阻止另一宗类似于“切尔诺贝利”危机的事件发生。查尔斯指出,迄今当局的措施无一有效,如果情况失控,最终泄漏的核辐射量将造成等同于“切尔诺贝利”事件的后果。

亚洲城ca88,如果没有充足的水注入反应堆为高温燃料降温,那么不断进行的核反应所释放的大量热量可能会使其中的水汽化殆尽。Resnikoff表示,乏燃料储存池中的水可以起到屏蔽和冷却的作用,如果池中没有水,那么伽马辐射水平会非常高。

警视厅表示,核电站辐射量相当高,靠得太近会对警察们的健康造成损害。到当地时间17日晚上约19时50分,自卫队组成的核电站注水队伍才利用5架特殊消防车,靠近3号反应堆50米处喷水。东京电力表示喷水“有些作用”,并指18日会继续喷水,并继续在空中向核反应堆注水。

放射性废弃物管理专家Marvin
Resnikoff上周三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目前大家最关心的是乏燃料储存池的情况。根据《每日新闻》发布的数据,Resnikoff列出了每个反应堆乏燃料的大致数量:

此外,在距离核电站80公里的福岛市,测试发现饮用水含微量碘(放射性物质碘131),可能因核电站堆芯熔化所致,但目前水平对人体无害。

除此以外,与反应堆相分离的地面乏燃料储存池内还有1097吨燃料,反应堆内部有不到100吨,地面上还有大约70吨。

万人接受核辐射污染检测


然而,报道称,自卫队直升机对核反应堆的空中注水作业几乎毫无成效。东京电力公司称,直升机注水前的当地时间9时40分,辐射量为每小时3782微西弗,注水后30分钟在离3号反应堆数十米的同一地点检测,数值为3754微西弗,这表示注水前后的数值基本上没什么变化。

科学家们目前还不能确切估计此次事件中泄漏了多少放射性物质。北卡罗来纳州大学的一位流行病学家David
Richardson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只有当人们能正确检测还剩下多少燃料时,“才能知道泄漏多少放射性物质”。据《纽约时报》报道,周四中午,日本原子力安全保安院(NISA)的发言人Yoshitaka
Nagayama称:“因为我们尚不能接近现场,所以我们也无法断言4号反应堆的乏燃料储存池中是否还有水。“3月16日,4号反应堆又发生了两次疑似火灾。

对于目前还难以控制的核危机,日本首相菅直人也深表担忧,并做了最坏打算。据信,他前日在官邸会见内阁特别顾问森清时表示,“必须要设想如果东日本全毁的状况”。菅直人在昨晚的灾害对策总部会议上,对所有参与喷水作业的自卫队员和警察表示谢意,称“感谢你们进行危险的作战。”

4号反应堆:135吨

据香港《文汇报》网站18日报道,日本大地震引发的核辐射危机有日渐失控之虞,日本自卫队直升机昨日向福岛第一核电站的3号和4号机组投掷水弹,企图降低核反应堆温度,但辐射水平几乎没有变化。美国核电专家更表示,4号机组核乏燃料储存池的池水已基本耗尽,温度和辐射水平不断上升,使工作人员无法靠近采取任何补救措施;法国专家更表示,情况比切尔诺贝利事件还恶劣。面对核危机可能一发不可收拾的情况,首相菅直人表示已做最坏打算,称“必须设想如果东日本全毁的状况。”

在新闻发布会上,Resnikoff称自己对用直升飞机来延缓乏燃料储存池的升温是否有效仍持怀疑态度。他表示,由于反应堆外还有部分外壳,所有他们无法直接从空中把水注入储存池。

尽快恢复供电 反应堆降温无把握

5号反应堆:142吨

到17日傍晚,东京警视厅机动部队出动高压水车,在数十米外向3号反应堆射水,但由于距离太远,无法将水注入反应堆内,宣布中止行动,高压水车撤至安全地带。

2号反应堆:81吨

日本防卫大臣北泽俊美随后表示,自卫队直升机不再继续向核电站进行空中注水,可能从当天下午开始采用高压水车对机组进行地面注水。防卫省昨日上午下令全国各地自卫队拥有的11辆高压消防车,赶赴福岛第一核电站集合,准备全面投入注水行动。

1号反应堆:50吨

福岛饮用水现微量碘

虽然公众抱怨日本政府和核电站运营商东京电力公司没有给出足够的数据,但是Resnikoff指出,由于大多数辐射遥感器都安装在核电站附近,因此在3月11日的9.0级大地震后,它们可能都已受损,“所以我们很难得到相关数据”。

直升机注水“几无成效”

日前,4号反应堆内的燃料已被移至乏燃料储存池,Resnikoff解释称:“那些燃料相对温度较高。”他还表示,如果水不再循环流通,那在锆放热反应的过程中,这些水会汽化,而且锆会燃烧,如果温度到达1800摄氏度,这些反应可能就会发生。

另一方面,当局尝试修补冷却系统的电力供应。东电表示,新的电缆已准备好,最快昨日中午可恢复向机组局部供电,希望重新启动冷却系统。美国原子能安全委员表示,已应日本政府要求迅速提供10台大功率发电机,其中3台昨日可以运往日本。但能否及时为反应堆降温仍是未知之数。

来源:
scientificamerican

报道称:福岛饮用水现微量碘 菅直人称已做最坏打算

专业视角解读日本地震、核泄漏,请点击果壳
【地震特辑】

6号反应堆:151吨

3号反应堆:88吨

美国核管理委员会(NRC)主席Gregory
Jaczko认为目前核电站的“辐射水平相当高”。上周三,美国核管理委员会建议居住在核电站半径80千米内的美国公民应该予以撤离,美国军方人员已保持该避难距离。而日本政府确定的避难半径为20千米,同时,日本政府也建议半径在20至30千米的居民在室内不要外出。据CNN报道,日本内阁大臣Yukio
Edano称美国的“保守做法”是“可以理解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相关文章